D:/wwwroot/zq4/www.cxtfxq.com/files/article/txt/10/10201 第十五章 一天是锦衣卫一辈子都是_影视世界从欢乐颂开始_风语小说
风语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影视世界从欢乐颂开始 > 第十五章 一天是锦衣卫一辈子都是

第十五章 一天是锦衣卫一辈子都是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康九郎的反水给了刘鑫一个惊喜,说实话如果从高秉烛兄弟方面下手,会直接影响到剧情的开展,刘鑫是很不愿意打乱原有剧情的。。

    刘鑫微微一笑道:“康九郎,你有什么打算,你让本座如何相信你所说是真?”

    康九郎:“大人,我和窈娘想成为新的钦天司的密探,我和窈娘都是太子遇刺案的执行人,不过我们都是被逼的,被一个叫掌秋使的婆娘逼迫的,小的从来就没想当个叛逆,只是身不由己,这些年我和窈娘在积善坊过得挺好的,不想再被牵扯进这些漩涡当中。。”

    刘鑫微微一笑道:“你已经身在漩涡之中了,怎么还想着脱离这个漩涡,我们都是局中之人。”

    康九郎:“大人所言极是,我和窈娘就是想拖大人的洪福脱离春秋道的束缚,大人春秋道根基极深,我敢说不管朝堂还是市井都有春秋道的影子,只有大人的钦天司才有可能没有春秋道的影子,也只有在钦天司我和窈娘才有可能摆脱春秋道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刘鑫:“你们需要我的庇护,那你们准备怎样回报于我?”

    康九郎:“大人,我和窈娘可以帮大人侦破太子遇刺案,助大人一举成名,在朝堂上站稳脚跟。”

    刘鑫:“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和窈娘商量过后的意思?”

    康九郎:“大人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刘鑫微微一笑道:“窈娘虽然是个杀手,但毕竟是女流之辈,女人你是知道的,我知道她很喜欢那个不良人高秉烛,这也是高秉烛为什么能活这么久的原因,你确定窈娘会和你一条心?”

    康九郎:“这。。大人,窈娘和那个高秉烛的关系属下着实不知,属下这次回去必然将事情搞清楚,再来和大人商讨此事。”

    刘鑫摇了摇头心道:“难怪在原剧情中这个康九郎被窈娘杀掉了,窈娘从小在春秋道中长大,搞不好还会拿康九郎的人头去邀功。”

    于是刘鑫道:“你是不是在想窈娘会和你想法差不多?”

    康九郎:“难道大人觉得窈娘会有别的心思?”

    刘鑫微微一笑道:“其实,我挺欣赏你的,你起码还有挣扎的勇气,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,有些人已经适应了杀手奴隶的身份,这些人的命运很难改变了,就比如窈娘,只有高秉烛才能改变她,你刚刚和我说的,只能让她杀了你然后向她的主子邀功。”

    康九郎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刘鑫:“我曾经都是见过不少杀手,这些人都是从小训练,在尸山血海走出来的佼佼者,他们这些人基本没啥感情,要么杀人要么被杀,你我感觉还有药可救,因为你似乎还未麻木,你竟然还想过改变自己的现状,这在杀手之中很少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窈娘我觉得你的方法不对,你的入手点应该是高秉烛,你应该通过高秉烛提醒窈娘只有活着才能和高秉烛长久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康九郎:“可是现在高秉烛已经消失了,我们的人也找过他,但是一直都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刘鑫微微一笑道:“我可以告诉你,这个高秉烛现在就在洛阳,不过你先不要去打扰他,很多人现在还没浮出水面,你给我死死地盯住积善赌坊里的那些春秋道的家伙,这些人包括所谓的掌秋使,都在本座的掌握之中,不过都是些毛贼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想捏死他们就像捏死一团蚂蚁一般,只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使命,本座也不能违背天命,这样游戏才足够精彩。本来在本座之前的推算之中,你是要死的,不过你能主动能找到我,也就有了一线生机,你去告诉窈娘,就说我可以帮她,让她可以和高秉烛在一起,只要她成为本座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康九郎看着此时刘鑫的目光中似乎有电光闪烁,心中大骇,连忙道:“大人神功无敌,小人佩服,小人必为大人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刘鑫:“记住,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锦衣卫,一天是锦衣卫,一辈子都是锦衣卫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康九郎回到了积善赌坊,窈娘追问道:“老康,那边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康九郎叹了一口气道:“窈娘,那个人和我说,你会杀了我,然后去邀功。”

    窈娘一惊,这个念头她确实有过而且只要风头不对他立即就会执行,因为杀一个人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,特别是在春秋道这种组织里,她根本不会有丝毫负担。

    但是这话突然从康九郎口里说出来,不由得让她吃了一惊,而且对方还是听那个人说的,那个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想法。。

    窈娘沉默了片刻道:“那个人怎么可能这么神,都能猜到我的想法?不过他猜的没错,做为杀手就应该有杀手的觉悟,杀与被杀其实都很正常,如果老康你的计划顺利我会配合你,但是如果出了纰漏,你也不要怪我,杀了你才能保住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康九郎微微一笑道:“大人对杀手实在太了解了,他知道我们这样的人都会用杀人的方式解决问题,不过大人说了,只要窈娘你投靠大人,成为他的棋子,他会让你和高秉烛有在一起的机会,这是春秋道给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窈娘一惊:“高秉烛?你们怎么知道这个人的?”

    康九郎:“高秉烛这个人大人早就知道了,而且对你和高秉烛之间的关系,可谓了如指掌,甚至我们头上得那个掌秋使,大人也是视同毛贼,只是大人说每个人之所以存在,都有他的历史使命,不应该过多人为干预,这样世界就精彩了。”

    窈娘:“那个刘鑫我也见过,虽然功力不浅但是也没到你说的那个地步。你不会是被他吓破了胆,过来拖我下水吧。”

    康九郎摇了摇头道:“窈娘,我承认我不如你,无论是武功还是才智,但是我比你更看得清时势,大人不是你我能揣测的了的,这是我的直觉。。”

    窈娘:“你回去告诉你的大人,高秉烛和我没有关系,他想怎么着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康九郎叹了一口气:“窈娘不要固执,我们在大人面前如同蝼蚁,你见了大人就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窈娘:“我自幼杀人无数,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怕过谁,上次只是我们在任务的当口,不想惹麻烦而已。”

    康九郎准备再劝,这个时候一阵身影划过,刘鑫突然出现在了房间里。。

    康九郎大惊:“大人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刘鑫微微一笑道:“我知道你无法说服窈娘的,所以过来说服她。”

    窈娘也是一惊,没想到以她的功力竟然没有发现此人的到来,不过她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,于是道:“阁下上次来我积善赌坊,拿走了四千两白银,这次又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刘鑫微微一笑道:“窈娘,我这次过来是邀请你加入我的锦衣卫的,只要你乖乖听话,本座不会计较你刚才的冒犯。”

    窈娘呵呵一笑道:“这位大人,窈娘不过是个弱女子,你这么逼迫可是有损你的名声啊。”

    刘鑫:“你可不是什么弱女子,说你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也不为过,这样你能在本座面前走上三招,本座就放过你,你看怎么样?如果你连三招都接不住,就乖乖听话。”

    窈娘也不废话,直接抄起青铜手戟,朝刘鑫猛扑过去,速度很快,但是对刘鑫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,因为刘鑫根本就不用躲,因为随着强大的内力外放,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堵气墙,牢牢的限制住了窈娘的动作,使她的手戟在刘鑫身前四寸的位置上再也无法前进分毫。。

    刘鑫点了点头道:“你的功力不错,但是凭这点修为就想和本座交手,也太不自量力了,你现在可是连本座的护体罡气都突破不了,不过你还年轻还有继续提升的空间,日后加入锦衣卫,本座如果心情好说不定还会指导你一招半式。。”

    窈娘大急,他没想到这个人的功力竟然如此强大,简直已经到了非人的程度,对方竟然修炼出了传说中的护体罡气,难道自己今天就这样栽在这个人的手里吗?

    窈娘继续调动体内残存的内力,妄图让手戟继续前进,可是前方的气墙实在太变态了,尽管已经精疲力尽,但是似乎对那一层薄薄的气墙仍然无可奈何。。

    刘鑫伸出右手,往窈娘手戟上一点,手戟瞬间崩裂成无数小的碎块,窈娘身形爆退,但是为时已晚,刘鑫左手伸出瞬间将窈娘的脖子死死的掐住,往半空中抬起,窈娘不断扭曲着自己的身体,脸上一脸的痛苦。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康九郎简直呆了,刘鑫的功力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空间,窈娘的功力他是最清楚的,比他自己还要强上一筹,这也是窈娘敢于挑战刘鑫的底气,但是窈娘实在太不堪一击了,基本是完全的碾压。。

    康九郎对窈娘还是有感情的,当然最主要的是自己刚刚加入锦衣卫,如果窈娘也加入,自己也不至于势单力孤被人排挤。。

    于是他求情道:“大人,窈娘她知道错了,您就饶了她这一次吧?”

    刘鑫点了点头道:“既然你为她求情,这次就饶了她。”说完刘鑫就将窈娘直接放开,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。

    刘鑫叹了口气道:“我早就和你说过,你却偏偏要自找苦吃,你们在杀手训练营里面学到的杀人技巧虽然很不错,但是只能对付一般的人,如果你们遇到高手基本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招式再精妙又有什么用,在强大的功力面前简直不堪一击,犹如蝼蚁。。”

    窈娘在地上喘着粗气:“大人,你刚刚为什么不杀了我,我刚刚明明感受到了你的杀意?”

    刘鑫微微一笑道:“是的,我刚刚很想直接扭断你的脖子,这样对我来说是最简单省事的办法,但是我最终我还是忍住了,因为你这个人对我还有用。。”

    窈娘:“大人,你不杀窈娘,窈娘能为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刘鑫:“其实我暂时也不知道,你们能做什么,不过我相信总有用到你们的一天,你们还是按照往常的节奏去生活,你们只要继续潜伏在春秋道中就可以了,这积善赌坊可不是个小生意,你们春秋道其实还是很厉害的能把神都最赚钱的生意拿到手。。”

    窈娘:“还不是,被你搜刮干净了,这积善赌坊当初春秋道的第一代掌秋使创立的,至今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,没想到最后葬送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刘鑫微微一笑道:“哦,看了窈娘你对春秋道的历史还有一些了解啊。”

    窈娘叹了一口气道:“我自幼就生活在组织里,虽然每天过得都很血腥和残酷,但是也让我学到了不少有用的知识,所以后来我才有机会被分配到这积善坊赌坊,成为十六夜。”

    刘鑫点了点头道:“对于一个杀手来说,你的确很出色,十六夜这个名字听起来也很不错,但是你仅仅只是一个杀手而已,如果我当时配合太子的侍卫,完全可以将你们一网打尽,可是我当时没有这么做。。”

    窈娘:“大人,你是不是想看看我们这些蝼蚁,还能玩出什么花样,反正你们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你们执棋,我们为棋子,这样的生活才能让你们这样的人感觉到充实,是吧?。。”

    刘鑫哈哈一笑道:“没错,就是如此,什么春秋道,什么不良人,什么内卫府,什么大理寺,本座都不放在眼里,因为本座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。。”

    窈娘:“既然大人为的只是游戏人间,为何不放了高秉烛一马,我杀了她五个兄弟,一生注定不能让她知道我就是十六夜,否则我只有以死谢罪了。。”

    刘鑫:“高秉烛我很想放过他,但是现在不行,这会儿他应该正在思考那些刺杀他兄弟的黑衣人到底是谁?特别是那个手持手戟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刘鑫说完又看了看窈娘继续道:“这个世界是不是很奇怪,高秉烛打死他都想不到他最大的仇人竟然是平时帮助他最多的人,也许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爱他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