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:/wwwroot/zq4/www.cxtfxq.com/files/article/txt/3/3523 第二百一十章 毙杀群敌_遮天纪元悟道皇_风语小说
风语小说 > 网游小说 > 遮天纪元悟道皇 > 第二百一十章 毙杀群敌

第二百一十章 毙杀群敌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生灵怒吼,心中亦有一种恐慌,他的肉身与面前这小子根本不在一个层次,此刻感觉像是被一座大山给撞了似的,浑身骨头都快碎了。

    池渊手掌心亮起一团灿烂的芒,他仿佛瞬间高大起来,化为一尊神王坐镇九天、雄视人间。

    这是神王印,为七万年前的青天神王所开创,池渊掌握的虽然有缺,仍是非常可怕的一道秘术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根本来不及抵御,池渊速度太快了,这名修士胸膛炸开,身体彻底断成了几截,一颗大好头颅横飞,乌色的血液冲起很高。

    这名修士神色惊恐,透露中元神之力扭动,化成一道光就要遁逃。

    池渊一声道喝,眉心飞出一杆晶莹剔透的小矛,是神魂之力化成,快的没影,嗖的一声钉进那颅骨中,泯灭其元神。

    这几名仙台一重天的生灵全都变色,道武的肉身之力远超预料,神魂亦是不弱,不仅以双手就崩碎了他们祭的法宝,更是一个照面就让仙一的强者流血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光他们,所有围观的人群都一阵骚动,道武抗衡雷潮的景象还历历在目,而今又横击高出他足有一个大境界的生灵,这一丝染血的风采深深烙在他们心中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后生!”

    “真羡慕药族啊,名不见经传的小族而已,竟出了这么一个骄子。”

    北斗尚武,虽然万族相争无比的血腥与残忍,失败的一方族灭更是常有发生,但出色的天骄总是会发光,会得到所有人的赞叹。

    要知道,有些古皇就是从小族走出,逆天崛起,最终创立下不朽的皇族。

    “他的肉身强横,速度太快,不要纠缠了,祭法旗,速决!”

    一个人横移,他不想横生变故,直接催动禁器,要拘走池渊。

    几名修士腾空,全都生有鳞片,手持七杆大旗,那是王者祭出的阵纹,此刻道纹复苏,杀气腾腾,这片虚空像是被定住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蹬蹬后退,空中的道痕令人生畏,那是封天阵纹,封锁与凝固这片虚空,且酝酿出一股莫名的道力,像是打开了一扇世界之门,要将池渊吞纳进去。

    烈日散人立在一边,一只手已经抬起,他本就立身仙三的边缘,根本不惧,更何况这只是一套刻在禁器上的道纹,并非王者亲至,毁掉便是了。

    可旋即,他听到传音,是池渊,告诉他不必出手。

    周云空惊异,却也止住了没有立即出手,他相信池渊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,想看看他有什么倚仗。

    “仙三修士祭出的禁器而已,并不能长久催动,也想拘我走?”

    池渊并不闪躲,任由七个修士催动阵旗,手中出现兵器碎片,是一截残缺的尺。

    他手握断尺,黑发如瀑,白衣猎猎,眸光炽盛,像是一尊神像般腾上天空,杀意锁定七个修士。

    七人的修为本就俯视化龙秘境,此时斩道强者祭炼的阵纹笼盖四野,他们顿时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见到池渊拿出一块残破的兵器碎块,他们都轻视了起来,其中一人冷声道:“区区一块破烂,也想抗衡斩道强者祭的阵纹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破烂?”

    池渊抚摸手中的残尺,这是一块仙材,本身为羽化青金所铸,不知品阶,纵然残损严重,其内的道之纹络却不灭,他始终觉得不凡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在说自己手中的阵旗吗?”

    他直接挥动残尺,斩向七人的方位,一条粗大的青芒凭空出现,长足有上百米,似青蛇横空而过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尺芒与道之纹络相击,爆发出震耳的轰鸣,七杆大旗表面道光幻灭,又有部分纹络熄灭了下去。

    持旗的七人更是面色发红,齐齐喷出一口血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呼,这太不可思议了,道武再如何惊艳,也只是化龙秘境的少年而已,如何能撼动王者祭炼的阵纹?

    只有周云空盯住了池渊手中那块残兵,目中有奇异的光彩闪过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池渊像是一头人形大鹏,身形幻灭间已经冲到近前,速度太快了。

    他浑身气血澎湃,注入断尺中,令这块羽化青金残片发光,扫出一道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。

    像是天塌了,众人心中都出现了一瞬的恍惚,仿佛见到一位神明矗立在九天上,封天阵纹发出刺目的光,七杆大旗都燃烧了起来!

    这是一套禁器,铭刻了仙三王者祭炼的阵纹,此时终于承受不住任何催动,在虚空中燃烧,崩毁掉了。

    七人身体剧震,如遭雷击,那被他们斥责为破烂的兵器碎块复苏,打出可怖的光华,青芒裂天,震慑心魂,轰的一下将他们劈飞出去。

    七个生灵横飞,有四人当空陨灭,另有三个躯体破败了,头颅中冲出道光,那是他们的元神,欲要遁逃。

    池渊迈动脚步,须臾间冲上了高空,抬手就斩,劈出灿烂的神芒,这块金属碎片璀璨,像是化成了一轮青日,在他手中绽放。

    “噗、噗!”

    两声轻响,断尺射出的神芒有不可思议的威力,压塌了空间,划动道之轨迹,当场让两个元神解体,化成光芒消散在世间。

    池渊额头发光,仙台中盘坐的元神发出一缕波痕,禁锢虚天,直接镇压了唯一幸存的人,将其元神拘禁。

    池渊魂力无匹,强势攻入这人的神魂之中,读取他的记忆,然而这枚元神发出惨叫,自己炸开了。

    这道神魂泯灭前,池渊分明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,像是个老人,拄了一条木拐杖,这元神被人布了禁制,一旦被虏,直接自毁了。

    “拄着拐杖的老头……是幕后主使的人吗,他是哪一族?”

    池渊目光微凝,这样一个身体佝偻的老者遣人前来拘他,不像是血凰族的作风,古皇世家有自己的骄傲,根本不屑于这样行事。

    四野,人群沸腾,所有人都目睹池渊出手的全过程,激烈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惊艳的一位少年,有祖王年轻时的风采!”

    “连斩仙台修士,他才化龙秘境啊,这是在逆行伐仙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兵器,怎么能劈开王者禁器?”

    “药族出了这样一位骄子,只要不夭折,将来必成一方豪族……”

    说什么的都有,其中还有看好池渊背后种族的,他们都没听说过药之一族,还以为这是栖居在东荒的某一小族呢。